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心清水现月意定天无云

2018-09-15 11:24:03

我喜欢黄昏,不仅是从文人骚客的诗句中,更重要的是,它柔和的暖色调,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黄昏是一个关键的节点,在时间上,它有白昼消逝的紧迫感,在空间上,我的视角因为它的色调不能放怀。橙红的落日、墨黑的山峦、青绿的田野、缥缈的雾气,都定格在我的眼眸,清晰而又美好。

在黄昏中漫步是很幸福的事情。不想将来,不念过往,就是呼吸着自然的空气,空灵着自己的心池。忘了我所在,忘了我的所有,有那么一刻,我觉得,我得到了自由,一种置之度外又身处其中的梦幻与朦胧。

城市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都市的时尚酷炫,个性张扬。很安静,很清新,很淳朴,让我回家以后倍感亲近。我需要的并不是多繁华的生活,我也不想四大皆空,只想做一个平凡但不平庸的人。心累的时候,会有一个港湾,不那么功利,不那么物质,让我的心释放一下,已足够。

坐在椅上,看着天色将晚,天空不是原来的橘黄色,变成了下面一层是泛着红,中间是用墨汁渲染的,灰绿相间,上面一层是浓深的蓝色。天空很美,我们只是少了一双发现的眼睛。生活的美很多,但在欲望的泥沼中,我们迷失了,错过了。生命的美丽,就在于逆境中不放弃,迎难而上。虽然是一棵卑微的草,但活力四射,羡煞了茫然的我!输什么也不能输了心情。

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所求不得、烦恼炽盛,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历练过,就没必要在责怪。黄昏情,情若雨,心非尘。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常有人抱怨不幸福,我想不幸福很多时候是心不清明,爱恨嗔痴,走了一遭,痛不欲生,不能自已。人,宝贵的是两样,是“淡然”和“有情”。淡然是无故加之而不怒,猝然临之而不惊的胸怀,有情是愿替众生病,稽首礼维摩的温柔。

“生而有情”,看到林清玄写得这四个字,竟感动了许久。在这个冷漠和快节奏的现代城市,人与人还能不能真诚友好的交流?是不是踏出步,就那么艰难?有情,是需要付出时间的,但我们是有情感的生灵啊,我们需要维系这感情,需要感知这珍贵。我相信,好人有好报,好人的上空会有流星花园,那会成为希望的光点。我们需要的,就是在命运的齿轮下,用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去争取前方的湛蓝晴空。

爱情很美好,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就不要再怨恨了吧。如果要做春蚕,不要到死都吐着怨恨的丝;如果要做蜡炬,不要永远流着悲伤的泪。“他不羁的脸,像天色将晚。她洗过的发,像心中火焰。短暂的狂欢,以为一生绵延。漫长的告别,是青春盛宴……”留恋的岁月,终会烟消云散。

我们需要给自己一个释怀,我们需要温柔善待自己。有缘自会相见,无缘相见不如不见。在每一个阶段,我们都会遇上一些人,这些人,可能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从出生到入土的三万个日子里,自己才是自己坚强的依靠。所以,淡淡地思念,不迷恋,不贪婪,淡淡地,就好。

如果,我遇上了你,春风没有拂灭彼此的气息,那我愿意与你度过一场流年盛宴。我会毫不犹豫地牵起你的手,陪你哭,陪你笑,陪你疯,陪你闹。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一年四季,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看过人间四季,赏遍世间美景。去一趟西藏,远离中度污染的钢铁地域,红尘中,有你变暖,有你便知足。中有千千事,清唱乱红曲。你在,或者不在,我都安然自若。你来,或者不来,我都笑靥如花。流年里,美的相遇,是在菩提树下,你道一句:我以前好像看到过你……

红香世界数温暖,文辞行里沁清凉。“人人都会在时间里变化,常见的变化是从诗情画意逍遥的心灵,变为平凡庸俗而无可奈何,从对人情时序的敏感,成为对一切事物无感。”看完这句话后,顿生悲凉。诗书琴棋诗酒花的年龄终会一去不复返,而我们也会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但这就是生活,有情调的人会把生活活得像花儿一样,而无聊的人辜负多的就是时间。

所以我们应学会感恩。感恩这人间的缺憾,使我们警醒不至于堕落。感恩这城市的污染,使我们有追求明净的智慧。感恩那些看似无知的花树,使我们深刻地认识自我。的感恩是做一个有情的人,做一个淡然的人。就像我特别好的朋友筱焉写得那样“悲欢不轻许,此心彼苍知。”有人说我是感性的人,我不否定,也不肯定。青春的末梢里,我还未老,我还正艳,路上有不老的风景,我有不老的心情。现实很残酷,但我习惯了坚强面对。其实,心里的一角,感动一直存在。唱歌受挫,有人陪我通话到深夜;不会图片制作,有人慷慨解囊,倾心教授。我没有理由悲伤,逆风的方向值得飞翔,未知的土地更适合闯荡。

我是一个音乐迷,疯狂地喜欢上了音乐,喜欢古风,喜欢唯美,喜欢纯音乐,看书也会播放古风的音乐。王朔说过:你必须内心丰富,才能摆脱生活表面的相似。我的生活,不需要别人左右,我的路,我会自己坚定地走下去。蓦地,想起了两句诗:

心清水现月,意定天无云。

谁家的心事渐渐响起,缓缓流淌?谁家的睡莲渐次开放,暗香浮动?谁家的木笛幽幽响起,催人心潮?流年是老酒,我醉!岁月是落花,我痴!今夜,是谁的烟雨,谁的江南?谁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听着晴儿的浅呓梦语?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潭影,雁去而潭不留影。墨色缓缓淌,上弦月,我的明镜台。终的终,花醒含烟,且听风吟。风里的故事,你听到了吗?

专用粉碎机
跆拳道用品图片
上海都市花园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