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谁无义

2018-09-15 11:01:00

婷婷是一个农村姑娘,家里不重视学校教育,她很想读书,但是家人不允,认为把读书的时间用来赚钱更实在点,于是她初中毕业就在家里帮忙做些手工维持生计。她是一个很好强的女孩,既然没办法在学业上取得自己所期待的,那就要在事业上闯出一片天地。

在她二十岁的时候,这样的一个机会悄然而至,堂姐李桦打算开间印刷公司,需要一个印前设计师,连电脑都很少见到的婷婷毛遂自荐,说是只要给她点时间学习,她会做的比任何人更好,本来李桦是打算雇用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是经不过婷婷的软磨硬泡,又碍于亲戚的脸面,终于答应她,让她先去学习三个月打好基础,剩下的就边做边学吧。

一晃眼,五年过去了,婷婷从一个菜鸟成长为单位里的设计师,再加上这姑娘不但又懂事嘴又甜,工作上一丝不苟好学勤奋,深讨李桦的欢心。于是,渐渐地,除了设计上的工作外,李桦又把业务、财务等公司关键的活儿都教给她。难道李桦不怕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被人挖角跳槽吗?李桦对此持乐观态度,一来是亲戚关系,自己人哪会害自己人?二来自己算是对婷婷有知遇和培养之恩,如果没有她,婷婷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打杂呢。在这样天真的想法下,李桦教给婷婷的东西越来越多,她自己则想着等婷婷完全可以一个人独揽的时候歇一歇,或许去旅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李桦偷着乐的时候,婷婷也在抓紧实施着自己的计划,五年了,她结婚了,有了个孩子,有了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她不满足,她要在事业上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这是当时对自己许下的诺言。在这里,大部分的事务她都学会了,她自信地以为在某些方面,即使是李桦也没有她做得好,她觉得,是时候该出去外面闯了,于是,她一方面瞒着李桦,表现一如既往地让李桦满意,一方面私下里筹划着自己开公司做老板的事宜,直到那一天渐渐地到来,她觉得该是找个机会向李桦摊牌了。

“咚,咚,咚”既响又缓的敲门声传进了李桦的耳朵中,待看到进门的是婷婷后,她热情地招待婷婷坐到她的对面,“呵呵,妹子你来的正好,我正愁着呢。”李桦手里翻着一本旅游指南,“你说这夏天去哪里旅游好呢?游泳吧,家里的那个死鬼又不会游泳;爬山吧,我又怕流汗,你帮我看看,哪里有适合我们两公婆的。”婷婷结果李桦递过来的指南,微笑着叙说着自己的意见,李桦也不时地说上几句,两人看起来聊得其乐融融,虽非亲姐妹,胜似亲姐妹。李桦没有问婷婷进来干什么,因为她觉得她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解决旅游的问题,五年了,自己把一整幅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这次说什么也要出去放松一下,美中不足的就是出游的时间了,本来是打算秋季去比较好,但是那时正是业务旺季,所以只能选择夏季了。

就在李桦聊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婷婷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堂姐,有件事儿我想找你商量一下。”李桦轻轻抿了一口茶,笑着说:“怎么,要请假吗?呵呵,现在你当妈了是比较忙的,去吧,反正旅游的事还没决定地点,这两天我来就行。”婷婷红着脸说:“不……不是……我……我……”“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咱们姐妹俩谁跟谁啊,有事就直说”李桦有点奇怪,刚才还挺会说话的一张小嘴现在怎么这样。“我……我是想说,姐啊,我要跟你辞职。”婷婷鼓起了勇气,终于将搁在喉咙的话说出了口。李桦把手上的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砰”,瓷杯和玻璃桌碰撞出一声闷声。干笑了几声,“这是为什么?压力大?工资低?还是生活中有什么困难,说,有什么尽管说,能满足的一定都满足你。”李桦的笑容没有从脸上褪去,只见眉头却皱了起来。“不,不是这些问题,是,我打算自己去外面发展,我要自己开公司,就在下个月……”说到这里,婷婷把头低了低,说不下去,双手轻轻的互搓着。虽然事先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这话说出口,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愧疚。

“这……这怎么……这也太突然了吧,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过。”李桦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露出一幅无声的笑容。婷婷没有说话,仍是静静地坐着,微微低着头,从李桦的角度,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要不这样吧,我一次性升你两千块月薪,月休假再多两天……”“不,不是这样。”婷婷猛然抬起了头“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在这里做长工,我在这里该学会的东西都学会了,我很感谢你教给我的一切,但是现在我想要自己去外面发展,真的真的很谢谢你……”“这里的情况难道你不清楚吗!包括你在内这里也就两个设计师而已,另外一个新来还没有两个星期,你现在说走就走,你对得起我吗!”李桦收起了挂在嘴边的笑容,用力拍了拍桌子,把憋在心头的话一股脑吼了出来,也难怪她会这么生气,虽说现在的社会员工来来去去是正常不过的事,但是看着自己一心培养起来的人想要离开心里还是很难受的,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信任的亲戚,亲近的姐妹。

看着这个平时总是把笑容挂在脸上的的堂姐突然如火山爆发般地在自己眼前,婷婷也激动地站了起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谁愿意一辈子呆在同一个地方。”李桦没有和婷婷一样站起来,而是冷笑道:“你要开公司,行啊,你有那个本事吗,你有那个本钱吗,你以为公司是想开就能开的吗?”“如果没有把握我今天也不会跟你说这事。”婷婷深呼吸了一下,接着说道:“姐啊,我知道你很想留下我,但你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你就不能替我的未来着想一下吗?”李桦叹了口气,平和地说道:“你先出去忙吧,我跟你姐夫商量一下。”,摆摆手,示意婷婷出去,由于激动地劲头还没有过去,婷婷的脸上泛着浅红,慢慢站了起来,默默地走了几步,忽然回过身来:“不管怎样我都要走,下个月的今天我就要离开。”留下了这句话,婷婷出了办公室门,轻轻地把门关上。

茶桌上的电水壶“咕噜咕噜”地响,李桦没有注意到,她现在心烦意燥,拿起了手机拨了自己丈夫的电话,把婷婷的事告诉了他,“既然她要走就让她走吧,强留也没用。”丈夫在电话的另一头安慰着她,“我真的很想留下她,有办法吗?”李桦心里怀着一丝希望想从丈夫那里得到她想要的答案,“铁打的算盘,流水的兵,强扭的瓜是会断的,还不如开门见山地支持她,好聚好散,你也别生气了。”丈夫温和地说着……和丈夫聊了一会后,李桦挂断了电话,“要走?好啊,我会让你很快就走。”她心里狠狠地想着。

接下来这一个月,婷婷的日子过得很不舒服,因为李桦一见人就说她多么地忘恩负义,多么地“有出息”,同事们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嘲笑她不自量力,现在弄得一些亲戚也知道了,有说她好话的,有说她坏话的,弄得婷婷心里越来越难受。这天,婷婷终于受不了了,直接冲到李桦的办公室,“够了吧!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口德的人不是害人,而是害己,人在做天在看,一切自有天意。”婷婷怒不可遏地仍下这句话后头也不会地离开了单位,后面的李桦“嘻嘻”冷笑着。

一个月后,李桦发现生意上的客户比以前少了一些,刚开始她还以为只是客户自己的生意不好,顺带她这里也少了生意,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劲了,客户们对她总是敷衍了事,在她一再深究下,有一个客户松了口,“你们公司之前的那个小妹,也就是你的那个堂妹,她现在也在做你这一行,她给我们的价格低了点……”李桦一下子懵了,原来这小妮子不但和自己做同行生意,还抢了自己的客户,她越想越生气,想去找婷婷理论,问她为什么这么无情无义。

待查到婷婷所开公司的地址后,李桦又傻眼了,这丫头居然把公司就开在自己公司的正对面,仅仅隔着一条马路而已,“长江后浪推前浪,绝啊,丫头,你做的真绝啊。”李桦无奈地摇了摇头。

耐磨减速带
上海二手机械产品
时代新城效果图-济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